黑道学生7:天门帝国

第2163章 万磁之力:不死异人

咪乐|直播|app|下载安卓 截至2018年3月23日,金科股份股价为元,市盈率21倍,高管减持消息爆出之后,股价就一路走跌。

画地为牢(百炼成钢) Ctrl+D 收藏本站

血翼扇动,陈流年飞天而起,一颗颗豆大的血珠从他身后不断的降落下来,在风中尽情的飘舞。

但是,流年毕竟无法飞翔,随着高度的升腾,身后的猩红血翼消散的越来越快。

而这个时候,从龙蛋中破壳而出的龙兵们张开嘴。

一条条腥臭涎水飞舞的舌头,从流年的四面八方汇聚过来,拍打空气,好似是凌厉的钢鞭一般,可是,现在的陈流年可是吸收的该隐的力量的,这些舌头打在身体上面,非但不痛不痒,也让陈流年眼神中的残忍之色,愈发的浓郁。

吸血鬼君王-血爪。

双手舞动而出,锋锐如刀的血爪,顷刻间将一个个的龙兵切割成一段段。

碎肉纷飞中,陈流年更是加快的速度。

只看到在天空中,伴随着流年的移动,红影闪烁,鲜血溅洒,速度极快的流年,让龙兵们根本看不清楚,连怎么抵挡都无法做到,身躯,已经被血爪不断的切割开、撕裂开。

有些龙兵,更是被陈流年活生生的吸干了身体里面的所有鲜血。

龙兵们越死越多,眼看着已经所剩无几,神皇凯也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耻辱:

大爷的,我这些龙兵还没有释放出狂猛的神威,就没了?

陈流年降落在下方最高建筑物—灯塔上面,而此时此刻,天空中的龙兵已经只有寥寥无几,而那些在风中飘舞的鲜血,在流年的操控下,变成了一把把的血剑,四散飞舞,穿透了最后几个龙兵的身躯。

血剑贯穿,致使这些龙兵们直接一命呜呼。

沙滩上、港口上、战舰上,无数龙兵的碎肉开始纷纷扬扬“啪啪啪”的从天空中掉落下来,溅洒的到处都是。

展云旗一连躲了好几个碎肉,抬起头,才看到陈流年正在看着自己。

“害怕啊?”,流年问她。

展云旗点点头“你就不能够温柔点杀戮吗?比如说…拧断个脖子之类的…上去就是一阵绞杀,呃…老大,冒昧的问一句,您现在新的代号是叫做“绞肉机”吗?”

“比起那种粗犷的外号,发自内心的觉得,电锯杀人狂还是比较适合我。”

展云旗耸耸肩,她到现在还是不太习惯陈流年那种独有的表达方式,以及他的那种幽默感,而这个时候,无心随着磁力的升腾,来到了灯塔上,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陈流年打趣的问他“上线了啊?”

无心愣了一下,老半天没回过神“什么上线,什么意思?”

“你不是每次一开打,不是欠费就是停机吗?”,流年皮笑肉不笑的眨眨眼。

什么意思?无心还是没反映过来,什么停机?说的什么玩意儿啊。

不在多话,陈流年下一刻一秒严肃,伸出手,一股血光爆发而出,以强势的冲击气浪,将一大片的云层直接轰散开。

雷霆咆哮的天幕下,龙翼拍打的神皇凯与站在灯塔上面的两人对望。

无心拉下墨镜,低下头,看了看后,将墨镜扔掉。

“这是神皇凯吗?几天不见,怎么这么拉胯了,变成这幅逼德行了。”

而后挑衅“喂,铠,你觉得你很帅吗?说实话,你真的是丑爆了,你自己一个那么英姿飒爽的星空天使,愣是搞出个龙翼出来,你跟四不像有什么区别?凯,你还是你吗?哦,我忘记了,你早就变成了殿长的鹰犬。”

能模仿一下平时在殿长面前,是何等的姿态吗?

吐舌头?

叫伸手?

凯大声说道“你挺贫的啊,以前怎么没发现?”

无心嗤之以鼻的笑了笑,然后果断的伸出中指“纯粹就是觉得你很丑,跳梁小丑学着高手走路,不会真的以为自己也是个人物了吧?我说话一直很难听,而且我也确定…”

待会儿我的拳头到你的脸上的,我说的话,更难听。

“我如此委身求全,有一部分原因是,我回到南吴城的时候,我会以一种全新的姿态,来亮瞎你们的双眼,也让你们看看,即便我不在替天发展,我依然能够生存。”

不单单如此,我还生存的很好。

“看到了,不过没亮瞎,而是满眼鄙夷的方式。”,无心道。

随便了,对于他们的嘲讽和看不起,神皇凯报以无所谓的轻笑。

在这个时代里面混,你就不能够要脸,明白吗?

天门只是一个理想主义的乌托邦…

天门外,那才是现实。

该说不说,神皇凯的这句话让流年与无心双双震撼了一下,而下一刻神皇凯怒吼“久违的寒暄,也到此结束吧,本来,我们也不是再见泪两行、拥抱诉衷肠的关系,时代里面的事情,那就用时代的方式来解决。”

你倒是挺洒脱,但是你感觉不到,你头上的滚滚雷鸣吗?

那可能会是你的灭顶之灾。

“天总会亮的。”,神皇凯抬起头望着漆黑的天幕,低声道

“即便太阳没有升起,天也依然会亮的。”

神圣五帝龙-奥义·龙图腾。

顷刻间,只看到神皇凯的双手上面爆发出龙魂之力的吼啸声。

随即,他双手握拳,重击在眼前的虚空之上,雷沙暗、冰火等五种代表着五帝龙不同元素之力、直接超过数十米的超巨型龙图腾圆环在虚空中绽放而出。

五色圆环,五种截然不同的力量。

下一秒,图腾的中心处纷纷的爆裂,五颗不同色的龙头穿破圆环,张开龙口,下一刻,密密麻麻的小飞龙从龙口中无穷无尽的冲锋出来。

“小飞龙,S级别的生物。”,陈流年说道。

“还是五种不同类型的,雷、沙、暗、冰、火。”,无心掰着手指头。

目测数量有多少?

“已经过了一万多。”,流年道。

“我们几个人?”,无心问。

“两人!”,流年刚刚说完,从灯塔上面迅猛的冲刺出去,无心一脚踏地,紧随其后。

磁场-磁力缠绕。

无心爆发的超能,让蓝白色的线条纷纷的缠绕在自己和流年的身躯上,这让他们能够长时间的悬浮在天空中,不至于很快的掉落下来。

“杀!”,神皇凯威风凛凛的站在一颗龙头上,手指指向两人。

数万头半米长的小飞龙顿时张开嘴,雷元素、暗元素、冰元素等龙息形成无数的小球体,从天空中凶猛的压制下来。

而无心,用实力回答陈流年,他为什么掉线。

万磁之力-毁灭之光。

无心的双眼、鼻腔、口中光芒涌动,全身的磁力疯狂的涌动中,他双掌之中,两道蟒粗的磁力光线直接飙射而出,不仅仅将小飞龙爆发出来的龙息纷纷使其湮灭,磁力光线扫过龙群,一瞬之间,成百上千的小飞龙的身体,在光线之中彻底的湮灭。

无心双掌爆发的磁力光线的龙群中一阵乱扫,上万头小飞龙全部都变成渣,只有黑色的碎屑在天空中大股大股的飘舞…

而后,磁力光线冲击在五帝龙的两颗龙头上,打的龙头嘤嘤惨叫中…

无心伸出右手:

万磁之力-超杀·天雷引。

磁力光线从右手中爆发而出,狠狠的冲击在苍穹上,随着无心一身低吼,右手一压,“轰轰轰…”,顷刻间,数十道天雷贯穿云霄,疯狂的轰炸了下来。

“啪啪啪啪…”随着一股股爆裂的声音响起,天雷不断的冲击在五颗龙头上面,打的五帝龙之龙头火星四溅、皮开肉绽。

破!!!

无心将雷霆集中起来,从左到右依次横扫。

“嘭…嘭…嘭…”有节奏的炸裂响声中,龙图腾依次爆炸开来,五个龙图腾和龙头全部都消散后,无心双手张开。

万磁之力-超杀·海水引。

“滋滋滋…”激流的卷动中,下方一道道的龙卷海流疯狂的旋转而起。

冲腾到无心的身边后,无心双掌一推。

卷动的海流朝着神皇凯冲击过去,一道两道被凯抵挡住后,滚滚的海流几秒后瞬间将凯的身体淹没,只看到凯在天空的海水中,被冲击的左晃右晃,极其痛苦。

我靠,观战的人一个个看到目瞪口呆。

“这给个魔法袍,无心可以直接当法师用了。”,笨笨更是直呼内行。

展云旗来到笨笨的身边说道“难道你不知道替天的三大漏洞吗?我是说战斗方面。”

漏洞?笨笨一脸单纯的摇摇头。

双手背着却打着手机,看似是在盲打,却精准的不看手机界面敲打着每一个字。

“不要让战屠当先锋,因为他杀到最后发现身边一个人都没了,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;第二是不要让无心上战场,理由嘛,你也看到了。”,展云旗笑着说道。

哦,笨笨恍然大悟点头,然后又问道

“哪还有第三个漏洞呢?”

“替天还有一支非常恐怖,且执行力极强的骑兵,一旦放出来,那就是一场屠杀,一般的情况下,这三个漏洞是不会放到某一个战场里面来的,但是特殊情况下…”

那就不一定了。

——

后方的龙灾神皇凯并没有打出预想中直接碾压的效果。

你哪怕是神圣五帝龙,你顶多算很强,但是倘若流年压不住你,加个无心够不够?

还不够?那在算上战屠呢?

神皇凯自己单枪匹马的进攻,本来就有些托大。

而前方的战场中,先锋军,同样也没有打出张命寒所预想的效果,纳兰流沙冲锋在最前面刚开始,的确有优势。

而看起来,目前水之都这边,两千多的战士,已经死伤的七七八八,海面上,到处都是漂浮的尸体。

天门这边在替天群将的带领下,伤亡人数不过数百人。

水之都的那些战舰,也已经全部都落入了天门的手中,并且随着支援,天门港口的五百名战士再度杀进了战场中。

其实这五百人刚刚进入战场,张命寒就有些后悔了。

目前,水之都这边出了一艘黑鲸号,和仅剩的水战,以及大将神無外外,再没有其他的战斗,而天门这边战舰众多,人数众多,看起来,是超级大优势。

“撤退,撤退一部分人,不要一起,全部都挤在那片战场里面。”

张命寒命令下达的时候,也是水之都打回来的时候。

“砰砰砰砰…”,从海域中,一头头的黑尾美人鱼纷纷的跳跃起来,头发一甩,一根根柔韧性极强的海藻便飙射而出,将天战们纷纷的脱下穿。

——打美人鱼,快。

天战们握着冲锋枪,朝着海域里面一阵疯狂的扫射之中。

海水之中,一颗颗子弹“梭梭梭…”的打出无数的白色冲击气泡,但是最远的也是十几米后,子弹便没了动静,而美人鱼可以躲在海洋里很深很深,这让子弹根本就达不到。

而且它们神出鬼没,并不是盲目的不断进攻。

——干,让你们撤退一部分人,张命寒不淡定的喊道。

——我们知道啊,但是…退不了啊!战舰上面的二三线大哥们又委屈又惊恐的喊道。

而惊恐的根源,则是炎灾—千鹤骤雨!

这家伙此时此刻站在一块海上漂浮的战舰铁板上面,身边,是流沙、铁扇姬、鸠、烟鹊,四大高手,周围全是水之都战士的浮尸。

“嘿嘿嘿…”,炎灾拿出来一根香烟,用手指点燃,然后依次指着他们四个:

猪、牛、驴、马。

哈哈哈哈,喜欢我给你们起的外号吗?

流沙本来先攻,因为在这四个人里面,他的实力是最为强劲,但是鸠还是抢先一步,扇动翅膀,朝着炎灾飞舞过去。

“哦,你是刚刚被我炸了一下那个,替天二十四号…?十四号?”

无所谓啦。

虚界武装-高强度爪击,鸠展翅飞舞到天空中,变成了巨型鸟爪的双足上带着武装域气,冲刺过来,“咚咚咚…”,鸟爪不断的爆发在炎灾的身躯上。

而鸠也是不断的变幻着身形,时左时右。

他的身体在炎灾的身边不断的闪烁,一闪一击,一击一闪,速度极快。

速度无敌,力量也非常的客观,但是,炎灾浑身的神武装只是不断的颤抖,根本就破不开,炎灾抽着烟,悠闲的说道“你是怎么愚蠢到,用虚界道的实力,来跟我一重神界硬碰硬的?难道替天从来都不教教你,什么叫做实力的强弱,什么叫做…明确的力量吗?”

在鸠又一次攻击过来的瞬间,炎灾背后的双臂直接将他的鸟爪抓住。

然后将鸠狠狠的扔飞出去。

“哒哒哒…”,鸠的身体,就如同石子在海面上,打了十几个水漂后,湿漉漉的翅膀扇动着水花,再出飞舞到天空中。

虚界武装-超杀·鸟群。

鸠双翼交叉,而后猛然的展开,无数的小鸠鸟密密麻麻的朝着炎灾飞舞过去。

“在我旁边飞来飞去,仗着自己是飞行系,就可以随便给别人挠痒痒吗?”

超能系-爆破·空气轰炸。

炎灾只是动了动瞳孔,那些鸟群周围虚空的空气变开始“咚咚咚咚”疯狂的爆炸起来,一团团的火焰中,小鸠鸟被直接焚烧,消散殆尽,而炎灾目光看向鸠。

鸠身边的空气,直接引爆起来。

“咚咚咚咚…”,鸠展翅在前方飞舞,一连串的空气爆炸在后面跟随,而他前方的气流,下一刻也燃烧起来,爆炸的火焰和冲击的气浪中,鸠的身体直接被掀翻。

往海洋里面掉落的时候,一头黑尾美人鱼跳跃起来,一把将鸠的身体抱住。

“吓。”

美人鱼张开嘴露出满口血色的尖牙,就要将鸠要死。

五谷丰登-奥义·麦穗之裹。

烟鹊的腋下生长着小小的翅膀,她飞舞在空气中的同时,大片大片浮游的麦穗漂浮过来,同时朝着黑尾美人鱼漂浮过去,很快,美人鱼被成百上千的麦穗沾染,连嘴巴里面都是。

然后呢?

然后黑尾美人鱼摇摇头,将麦穗全部都吐掉,一口咬在了鸠的胳膊上。

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纳兰流沙都不敢相信,这是个奥义招式?

“你一个辅助类型的杀手,谁让你到这里来的。”,流沙招呼战舰上面的人救人,自己则是冲向了炎灾。

你倒是还够看!炎灾也对流沙发出钦佩。

“一重·万物X神界。”,两人异口同声的喊道。

暗元素,流沙这边的光球立刻进入了双臂之中,顷刻间,双臂上面黑烟涌动,暗元素澎湃的爆发中,他双拳冲击在炎灾的双拳上。

“嘭!!!!!!!!!”,两人正面交锋,一大股的气浪朝着四周推动出去,海水涌动中,炎灾背后的双臂握着双拳,狠狠的冲向了前方,而旁边的铁扇姬见状,踏空过来,手中,全部都是钩镰刀的芭蕉扇直接将双臂斩断。

臂断,却未流血。

而流沙也是趁着炎灾断臂低吼,力量分散的同时,双拳狠狠的打在他的胸膛上。

炎灾差点从残破的钢片上掉落在海中,炎灾双手闪电般的抓取回去。

抓住炎灾的胳膊,接着,尖锐的指甲先是刺入了炎灾的臂膀之中,而后直接将炎灾剩余的两条手臂,直接拉扯了下来。

炎灾痛失四臂,痛苦的低吼中,流沙一个踢击,将他从钢片上面踢到了海水里。

“这就打死了?”,铁扇姬说道。

“哪有这么简单。”,但是直觉告诉流沙,不大可能。

果不其然,下一秒炎灾就从海洋中冲刺出来,而且断臂之处,汁水不断的喷溅出去,液体涌动中,四只手臂,竟然直接生长了出来。

“啊?”,铁扇姬目瞪口呆,自从动物系的能力被刑烈削弱后,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场面发生了。

“你问我为什么吗?断裂的手臂可以复苏、残碎的器官可以治愈、受到了重伤也可以康复,这就是一重神界的净界效果——异人,说直白点就是异于常人的存在,抱歉呀,让你们失望了。”,炎灾咧开嘴哈哈大笑起来。

神界的境界效果也不差,但是这毕竟是第一次撞见,流沙吃了个小亏。

但是,以流沙杀手的知觉,他很快发现了弱点。

“看到我身上的神武装了吗?不需要自动开启,它会一直保持,就算被重力击碎,它也会秒开。”,炎灾还在炫耀着自己的特殊性。

而流沙则是轻笑一声。

“你笑什么?”,炎灾被他笑的内心发毛。

百度